而后者则获得了开发的空间

2020-06-24 08:06

当然,每一个受访者都表示,这也只是城镇化的一种模式,不可能包治百病。但一个共识就是,城镇化是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是一个渐进发展的历史过程,政府要充分尊重和发挥市场的力量。(记者李绍飞)

十年前,肖建忠可没有想到固安会有今日,那时,这个距离天安门仅百里的小县城还是一个传统的农业县,县域经济的四大支柱产业是钓具、滤芯、塑料和肠衣,皆为传统高耗能产业,技术低下,效益不高。

合作协议签订之后,2002年,固安工业园区正式奠基。作为出资方,华夏幸福基业花费3000万元巨资规划园区建设,肖建忠说,这在十多年前,是园区规划的大手笔,没有企业的参与,政府绝对拿不出这笔钱。之后,修路、建房等基础设施建设迅即展开。

作为首都的近邻,固安本来拥有令人羡慕的区位优势,这个紧挨大兴区的小城,即使距离北京市中心,也不过50公里路程。

产业升级促进固安小城的经济提速,另一方面,也有力带动了城镇化建设,产业升级与城镇发展相融合,实现两者的良性互动。

肖建忠介绍,双方明确进行分工,政府宏观把握,主导产业规划和园区规划以及每个阶段的发展目标,并做好相关管理服务工作,企业负责具体园区运营,包括基础设施建设和具体项目的运营。

如今,肖建忠已是固安县副县长,主管当地工业园区规划与发展,“现在出去开会,腰板挺直了。”他说。

肖建忠解释,其一,县里财政吃紧,无力搭建园区平台,甚至基本的配套设施也无法完成,没有企业愿意入驻。他清楚地记得,当年从北京一进入固安县内,就感觉一下子到了第三世界,房子破烂不堪。

也有一些地方时常来固安取经,目前,华夏幸福基业的产业新城已推进到沈北、于洪等地,2012年又与沈阳苏家屯、河北香河政府签订协议,并在江苏无锡、镇江拓展了新园区,他们正在开发运营的园区近20个。

一个新的尝试就是固安肽谷生命科学园的建设,这一园区立足于研发创新,面向国际聚集高端人才和科研项目,聚集大量的创新型药品开发公司、创业型新药研发团队、大学院校、科研机构,以及研发服务外包企业,聚集众多以学术领军人物为核心的高科技人才,在3~4个技术路线或病种研究方向形成集聚力量,以打造成为国际领先的生物医药科技创新园区。

不过,现实远没有设计得那样理想,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华夏幸福基业全球产业中心总裁轷震宇回忆,建园之初,由于条件较差,基础薄弱,园区开发基本还是简单的产业承接。即产业从经济发达地区向欠发达地区进行规模化转移,实现产业的从无到有。

多年耕耘之后,果实渐趋成熟。截至2012年末,园区累计签约项目286个,总投资近500亿元。在工业园区的带动下,固安经济发展驶入快车道。2009年以来,县地区生产总值年增长速度超过20%。2011年,全县地区生产总值完成77亿元,五年间翻了一番多,财政收入完成13.28亿元,比2006年增长了6.6倍,同比增长56.3%,到2012年,财政收入已将近20亿元。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研究部副部长张永军评价说,大力发展科技企业孵化器,通过专业孵化器培育新兴产业,改造传统产业,可以带动整条产业链的升级。

正因如此,自固安与华夏幸福基业合作以来,固安政府换届不止一次,但双方一直按照当初签订的协议,履行着这种良性的合作。

在此理念之下,固安对于进入城镇的农民,不仅仅是让其住进楼房,更关注其就业问题,园区从一开始就设立相关规定,入园的项目除特殊要求的部分技术岗位外,必须安置本地一定数量的劳动力,还有一部分劳动力流入第三产业,同时,全程负责农民的技能培训,力求居民与园区的同步发展,实现利益共享。

在经历了几年的产业发展初级阶段之后,随着入驻园区企业的增多,园区开始进行产业整合,即通过科技手段,在传统产业中增加技术含量和经济附加值,逐步摆脱低端生产,建立完整的上下游产业链条,实现产业的可持续发展,向价值链高端进军。

作为当地一名乡镇干部,肖建忠深刻的记忆是,身为经济落后县的干部,到市里开会,很是抬不起头来。“那时候,固安(经济发展水平)在整个廊坊市不是倒数第一就是倒数第二,财政收入不到1亿元,典型的吃饭财政。”

肖建忠介绍,在与市场接触过程中,干部观念获得了前所未有的解放。“原来,干部中普遍存在一种观念,觉得固安要发展必须得上级给政策,但通过挖掘市场的力量,我们明白凡事还得靠自己。对于外界对此种运营可能引发的风险,肖建忠认为,关键在于双方建立一种信任关系,尤其是政府得有胸怀。

双方希望合作能够实现共赢,财政吃紧、招商不力的政府期盼借助企业的资金和专业团队加快园区的开发,而后者则获得了开发的空间,通过园区建设获取利润和打造品牌,其产业促进、城市建设、住宅开发、城市运营四大业务板块,都与园区开发和城市发展密切相关。

他们找到的伙伴是本土企业华夏幸福基业,后者致力于推动产业升级,并拥有较大运营团队,针对区域的具体情况,依据政策导向,制定符合地区的产业发展策略。

他进一步表述,现代的产业新城应该是以产业园区开发为核心,以现代产业服务体系为延伸,集产业发展、科技研发、生活居住、公共服务等多功能于一体。“所以,我们在园区建设之初,就高度重视配套建设,学校、医院、体育馆等一应俱全。”他说,“这才是人的城镇化。”

轷震宇介绍,固安工业园区产业升级的下一个目标是,通过搭建产业孵化平台,培育区域新型产业集群,建立具有科技创新能力和可持续发展能力的产业孵化基地,促进新兴技术的产业化。

其二,全民招商存在两大弊端。“一是招商存在盲目性,四处撒网,上百个线索未必谈成一个;二是,应该招哪些项目,聚集哪些产业,招商者自己心里都没谱,当时有句话说‘捡到篮子里的都是菜’”。他说,“所以,质量不高,效果也不好。”

正是有这样的认识,固安城镇化从一开始就重视“人”的作用。从基层乡镇干部到主管园区发展规划的当家人,肖建忠对于这一问题有着深刻的感触。

他用朴素的语言向本刊记者讲述了自己思想的变化历程,过去,我们对于城镇化理解比较简单,以为就是盖一片大楼,把一部分农村人搬到城里来。当时你给他一百万,他挺高兴,可过几年花完了怎么办呢?他没有工作、没有社保,还是沦为二等公民。

但是,作为一个传统的农业县,在进入新世纪之前,固安的发展并不顺畅。肖建忠回忆,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在各地招商引资的大潮下,像其他城镇一样,固安也曾经掀起一股全民招商之风,但效果并不理想。

轷震宇向本刊记者如此阐释这一理念,构造一个新城市,不是单纯地盖房子,也不是单纯地发展产业,而是把它们有机融合起来,如果一个城市没有产业的支撑,就无法挖掘出土地的商业价值,就不可能有持久的发展动力,当然,只有产业也不行,现在不少地方城镇化,大建工业园区,完全一片工厂,不可能吸引人才。

在肖建忠眼中,固安产业发展与城镇化建设的华丽转身,背后源于充分挖掘市场的力量,实现了政府与市场的良性互动。用他的话说:“利用市场机制,我们干了很多原来干不了的事情。”

十年后,这个小城的产业发展簿上,传统的四大产业已经改写为电子信息、新能源、汽车零配件和现代制造,国内液晶面板龙头企业京东方、国内物联网产业领袖东方新联等国内一大批大企业入驻县城工业园区,财政收入已近20亿元,不止如此,住宅、学校、医院等基础设施同步跟进,力图实现产业与城镇的深度融合。

因此,固安产业新城,特别重视产城一体,以园区带动城镇化,因为要让一部分农民融入城市,核心的问题是需要产业支撑。

正是如此,固安开始将目光转向市场,希望借助市场之力,实现产业发展和城市建设的转型。

构造一个新城市,不是单纯地盖房子,也不是单纯地发展产业,而是把它们有机融合起来,实现产城一体化。